首頁>精品賞析>2017秋:《李越縵遺印四十七枚》賞析

2017秋:《李越縵遺印四十七枚》賞析

Lot9 李越縵遺印四十七枚 估價:250,000-350,000 成交價:1,380,000

越縵堂尺牘

李慈銘專致信函向傅以禮提起自己藏有岳欽(朱國濤)所刻印章兩枚


李越縵遺印四十七枚
另附:《越縵堂尺牘》上下冊,散佚,合計55幀?!對界咸檬跫飛現邢?,計三冊,《越縵堂詩續集》一冊,《越縵堂詩詞錄》一冊。
尺寸:尺寸不一
李慈銘(1829-1894),初名模,字式侯,后改名慈銘,字愛伯,號莼客,室名越縵堂,人稱李越縵,晚年自署越縵老人。清浙江會稽人。同治九年(1870)舉人,光緒六年(1880)中進士,補戶部江南司資郎,后累官至山西道監察御史。
沈復粲(1779-1850),字霞西,號鳴野山房主人,一作沈復燦。山陰(今浙江紹興)東浦人,嗜書似命,肆力于經史百家。收藏書籍數萬卷,尤愛收藏大儒、忠孝之卷帙,殘文只字,惜如異珍。嗜金石,性好博覽,搜羅頗多,據考趙之謙十七歲師事沈復粲始習金石之學。
沈昉,字寄凡,一作寄帆。清浙江山陰人。藏書家沈復粲之子。曾客曾國藩幕府。善篆刻。與李慈銘交游甚密,李慈銘有《送寄帆作尉江南》詩云:「爾翁江南沈麟士,窮老鈔書八千紙。良田廣斥收秘藏,手挈瑯嬛付孫子。
陳壽祺(1829-1867),原名源,字珊士、子谷,號慎三、云彬,室名纂喜堂,青博閣,芙蓉館,山陰(今浙江紹興)人。咸豐六年(1856)進士,改庶吉士,授刑部主事。著有《纂喜堂詩稿》。
沈鎮(清),字慎行,號留安,又號留庵。清代篆刻家。 浙江秀水(今嘉興)人。擅刻印,尚規正細密,刀法于浙宗外另具風貌。光緒十六年,客游福州,與傅栻、邱東霖、何壽章訂交,并與傅栻合編《西泠六家印譜》。
沈丹書(清),字笛漁,山陰(今浙江紹興)人,善刻印,白文多宗漢法,朱文學徐三庚。
朱國泰(清),字岳欽,山陰人,工篆刻,宗法秦漢,又師吳讓之,趙之謙。
楊秉桂(1780-1843),字辛甫,號老辛,一號蟾翁,江蘇吳江人。善蘭石、墨菊。與錢杜、王學浩友善。
陳豫鐘(1762-1806),字浚儀,號秋堂,錢塘(今浙江杭州)人,清代學者、書畫篆刻家。出身金石世家,乾隆時廩生。深于小學,工書篆籀,摹印尤精,與黃易、陳鴻壽、奚岡齊名,為浙派篆刻“西泠八家”之一。

慈銘在言路,不劾李鴻章

李慈銘(1830-1894),晚清官員,著名文史學家。初名模,字式侯,后改今名,字愛伯,號莼客,室名越縵堂,晚年自署“越縵老人”?;嶧ń裾憬芐耍┪鞴即ù迦?。
   自幼聰穎,勤思好學,博覽群書,為越中俊才。十二三歲即工詩韻,深受漢學大師、學正吳晴舫器重,有“越中俊才”之稱。一生仕途并不得意,11次參加南北鄉試,無不落第而歸。咸豐九年(1859)北游京城,將捐資為戶部郎中,不料為人欺哄,喪失攜資,落魄京師,其母因此變賣田產以遂其志,而家道由此中落。同治九年(1870),41歲始中舉。光緒六年(1880),51歲始中進士,補戶部江南司資郎。他為此特地刻了一枚履歷閑章自嘲,曰:“道光庚戌秀才,咸豐庚申明經,同治庚午舉人,光緒庚辰進士?!憊廡魘輳?890)補山西道監察御史,任內巡視北城,督理街道,均盡其職。
   李慈銘是中國歷史上不多的幾位怪人之一,在二百六十多年的清朝歷史上也是特立獨行,獨一無二的人物。他學問源博,通貫古今,思想獨特,眼光敏銳,論人斷事非常精到,有著非凡的才華,故被后人譽為“舊文學的殿軍”。其人仕途困頓落拓,但清高狂放,他言語犀利,臧否人物,毫無顧忌。尤其對同朝文人、同朝為官者更是嘴下毫不留情,自古文人相輕的習性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地體現。遇事敢于發表意見,也不避權勢顯貴,甚至當面折人、議論臧否,因此常常受人嫉恨,遭人詆毀。袁行云先生不無感慨地評曰:“其人品、詞章、學問,俱有可稱,是亦未可輕議也。
   李慈銘一生長期郁郁不得志,然始終以崇尚名節的名士而自衿,時人也以能與他相交而倍感榮幸。被譽為“天子門生、門生天子”、曾任同、光兩朝帝師的翁同龢便十分推重他的才學,光緒六年(1880)的會試,由于翁同龢任總裁的原因,困頓科場多年的李慈銘才得以高中,終于一償自己多年未了的心愿,在他拜見翁氏時,翁氏竟倒履以迎,“以名位言,老夫當抗顏稱師,以學論,吾當北面而拜也”,可見翁氏對李氏才學的佩服之致。大學士周祖培和尚書潘祖蔭亦對他禮遇有加,嘗謂其門下言:“汝輩甲科高第,然學問不能及李君十一。潘祖蔭死前以墓志銘相托付,可見他非常欣賞李慈銘的文筆,這也是李慈銘在京師的立身之本。父輩都推李慈銘為座上客,潘祖蔭也非??粗興奈拇?,這份殊榮對于寥落不偶之人來說非常重要。
   晚清政壇的重臣李鴻章亦極力與李慈銘相交,李慈銘所主講的天津問津書院即緣于李鴻章的大力舉薦。他京官生涯后幾年經濟來源的基本保障,是生涯最后幾年擔任“天津問津書院北學海堂山長”所獲的每年一千一百余兩束修?!疤旖蛭式蚴樵罕毖ШL蒙匠ぁ逼涫抵皇且桓齬頤?,一年不需要到天津跑幾次,束修卻如此豐厚,原因很簡單:這其實是李鴻章送給他的“封口費”。蓋李鴻章深知李慈銘之善罵,更自知自己身處高層政治矛盾的中心,很容易被清流們抓住小辮子不放,所以他傾力結好李氏。這筆封口費效果不錯,雖然李慈銘雖恣睢放縱,“任情善罵”,但在晚清清流皆競相痛罵李鴻章之時,他卻從來不開口,“慈銘在言路,不劾李鴻章?!?br />    另外與李慈銘相交的名士官僚尚有張之洞、許景澄、袁昶、以及后來做了李慈銘家庭教師并在出版《越縵堂日記》時費了大力的蔡元培。
   李慈銘喜藏書,有藏書室名“越縵堂”、“困學樓”、“茍學齋”、“白樺絳樹閣”、“知服樓”等。與大學士周祖培、尚書潘祖蔭來往書信密切。其藏書不足萬卷,但以精見稱。僅手校、手跋、手批之書有200余種。編纂有《越縵堂書目》,著錄書籍800余種;又有《會稽李氏越縵堂書目錄》,由云龍輯有《越縵堂讀書記》,記其閱讀書籍990余種。藏書印頗多,自稱“書籍不可無印記,自須色、篆并臻妍妙,故選不調朱,收藏家爭相矜尚,亦惜書之一事也”。有“越縵堂藏書印”、“白樺絳樹閣清客”、“會稽李氏困學樓藏書印”、“蘿庵黃葉院落”、“桃花圣解盫”、“慈銘”朱文長方印、“霞川華隱”朱文方印等數十枚。著《越縵堂日記》、《湖塘林館駢體文抄》、《白樺絳樹閣詩初集》、《重訂周易小義》、《越縵堂詞錄》、《越縵堂經說》、《柯山漫錄》、《后漢書集解》、《霞川花影詞》、《十三經古今文義匯正》等。
   著名歷史文獻學家張舜徽先生說:“ 《越縵堂日記》是包羅宏富,無所不有?!薄對界咸萌占恰吩詰筆奔幢揮叭占侵蠊?,掌故之淵藪”,堪稱描繪晚清社會世態的一部百科全書?!對界咸萌占恰返某靄婢?,前后歷時六十余年。1894年末,李慈銘病逝,遺留日記手稿七十余冊。當時,沈曾植、繆全孫等人曾極力推動將日記付梓,曾經師事李慈銘的樊增祥“以速刻自任,索最后一盒(日記)去,卒未刻”。1919年,在蔡元培、傅增湘、王幼山、王書衡等及學界二十余人的共同捐助下,商務印書館于1920年以《越縵堂日記》為其名影印出版了遺留六十四冊日記稿的后五十一冊?!對界咸萌占恰肥喬宕苡忻娜占?,與《翁同龢日記》、王闿運《湘綺樓日記》、葉昌熾《緣督廬日記》齊名,并稱“晚清四大日記”。

拍賣預告

榮寶齋(上海)2019春季拍賣會

預展時間:2018年
拍賣時間:
現面向社會公開征集,征集范圍包括中國古代、近現代、當代名人字畫,古董文房珍玩,古籍善本,名家金石篆刻碑帖、名人手跡信札。
公司電話:021-65867799
公司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公司地址:上海市虹口區東大名路948號15樓

精品賞析